股期“双杀”期价跌幅逾20% 谁搅动了钴市风云

时间:2018年07月04日 08:33:53 中财网
  去年的明星小金属“钴”正在遭遇坎坷。自3月21日LME钴期货探至95000美元/吨后,钴价便展开了漫长的调整,截至7月3日,LME钴期货价格已经下行至75000美元/吨一线,跌幅逾20%。受钴价下行拖累,A股钴相关标的也表现疲软,钴龙头企业洛阳钼业华友钴业寒锐钴业自高位也有25%-40%的跌幅。

  分析人士指出,上半年产业链集中去库存导致价格低迷,与此同时,新能源电池的高镍化趋势也一定程度上改变了钴的需求预期。随着产业链去库存结束,钴价有望迎来转机。

  去库存周期来临
  在有色金属中,钴近两年一直是明星品种,在上行周期中轻松搅动风云,带动A股相关股票水涨船高,创造了多个市场奇迹。譬如,2017年的钴资源概念股寒锐钴业曾经一年之内上涨18倍,成为当之无愧的“牛股”之王。

  不过,随着今年3月以来钴价的持续回落,相关概念股也风光不再。3月15日,华友钴业盘中冲高至135.8元,创下上市以来新高,随后便展开连续回调,截至7月3日,华友钴业从高点计算每股下跌超过40元,报收95.75元每股。无独有偶,寒锐钴业3月14日盘中创下历史新高213.91元每股之后也持续下行,截至7月3日股价仅有125元,跌幅超过40%。

  “这几只股票表现不好,一方面有大盘整体下行因素的影响,但是更多是受到钴价下行的压力。”上海一位长期关注有色行业的私募分析师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。

  3月21日LME钴价格持续下跌之后,国内钴现货也在4月中旬开启了持续的回调,根据数据显示,截至7月3日,国内电解钴报价52.3万元/吨,较4月的高点66.5万元/吨下降了13.2万元/吨,跌幅将近20%。

  “钴价持续上涨两年,下游企业成本压力持续增大,因此钴价有回调的需求。同时5月和6月是数码产品的消费淡季,钴下游需求有所减少。此外,此前价格上涨的过程中,部分企业囤积了较多的库存,4月之后进入了去库存的周期,采购需求少。以上几个因素叠加导致了钴价的持续大幅下行。”华创证券有色金属高级研究员王保庆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。

  上海有色网钴锂分析师洪璐则表示:“钴价的下跌最主要的原因还是需求不振,宏观环境上全产业链今年较去年现金流压力都扩大了,企业也不愿意承担太大的原材料价格波动风险,此外补贴退坡终端降本压力也逐步传导至上游,这波下行是需求导向的。目前钴现货市场成交已然清淡,因为内外价差仍在,冶炼厂进口原料成本较高,利润削薄,出货意愿也不强,而下游因为需求原因买兴也疲弱。”

  高镍冲击几何
  “钴价下跌,很大一部分因素是受到镍的影响,随着高镍电池发展,大家发现了镍对钴有很强的替代性,之前钴的稀缺性溢价一定程度上被动摇了。”前述私募分析师表示。

  高镍电池主要指使用高镍三元正极产品的电池。所谓高镍,泛指镍相对含量在0.6以上的材料。高镍正极优势在于克容量较高,从各国动力电池技术路径规划来看,2020年动力电池电芯能量密度普遍将达到300KW/kg以上,在现有技术体系中,高镍三元正极+硅碳负极是最可行的商业化方案,正极高镍化趋势明确。

  高镍正极用钴量将减少一半,国盛证券研究报告指出,高镍正极NCM811相对NCM523,钴含量从12.21%下降至6.06%,折算到动力电池每千瓦时用钴量从0.22千克下降至0.09千克,后续随着镍比例进一步提升,钴用量将进一步下降。

  “电池技术瓶颈没这么快解决,高镍对于钴的影响可能更多在于预期,”洪璐表示,“高镍的进度在我们的预期之内,高镍在动力的应用最快要到明年年中才能开始大批量应用,在此之前还是在数码领域,替代原先的普通三元。”

  王保庆同样表示,短期高镍正极主要影响市场心态。“今年NCM811产出1.5万吨左右,最终会减少900吨左右钴的需求,相对于钴全球13万吨的需求总量影响有限。高镍动力电池在2019年底才能真正启动,现在还没有主流的乘用车厂使用这个技术。”

  国盛证券研究报告也指出,目前高镍动力电池量产难度较大,同时高镍动力电池尚需车企认证,在安全性考虑下亦可能导致产业化低于预期。

  不过前述私募分析师也表示,虽然技术上高镍动力电池仍然存在一定不确定性,但是对于钴价的影响却难以忽略,“资金炒作的本来就是预期,今年镍的行情明显好于钴,很多资金也转移到镍上了,钴价被抑制是预期之内的。”

  下半年存在转机
  面对钴价持续下跌,市场对钴价是否能够重回上涨通道产生质疑,一些资金也趁机离场。寒锐钴业华友钴业近期都有股东大手笔减持,根据华友钴业6月14日公布的股东及一致行动人减持股份进展公告,公司第一大股东大山公司、第二大股东华友投资及华友投资一致行动人仅2018年2月23日至2018年3月26日期间就通过大宗交易、集中竞价方式累计减持公司12648130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2.13%。

  寒锐钴业第三大股东江苏拓邦、第五大股东自然人金光近期都有减持计划,其中金光于4月11日以179元每股的价格减持41000股,江苏拓邦4月11日至6月5日已经累计减持1827000股,减持价格111元每股到177元每股不等。

  不过一些分析人士认为,钴的供需基本面并没有改变,下半年钴价或迎来转机。

  洪璐表示:“从2016年至今,钴始终没有供需缺口,但这个供应过剩的量被大家的预期和囤货行为消化了,所以价格一直上涨居高不下。后续随着钴原料供应持续增加,钴价今年大概率持续震荡格局,但长期必将处在一个利于产业链良性发展的供需平衡点。”

  王保庆认为,钴的价格主要取决于供给、需求和库存三个因素。供给方面,6月份由于环保督查“回头看”,江西、江苏、广西等钴主产区的部分钴盐和前驱体工厂停工,钴的供给被压缩;需求方面,随着去库存步入尾声,实际需求会稳步增长。同时,经历了4月和5月去库存周期之后,企业库存回归到正常水平,存在补货需求。

  “目前钴价的核心博弈就是环保会不会持续,需求会不会有起色。环保持续高压的情况下,只要企业不复产,钴会有一波比较可观的反弹。如果环保力度没有预期大,反弹力度可能就会比较弱。”王保庆表示。

  也有分析认为,新能源汽车行业下半年将带动钴行情。从电池厂收到的订单来看,预计7月份下游整车销量将进一步向好。在经历了半年的产业链主动去库存周期后,目前产业链处于库存基地的状态,随着动力电池装机量维持高速增长,正极材料需求将增加,预计三季度产业链将迎来一波力度较大的补库存周期,钴价因此存在机会。
□ .孙.翔.峰  .中.国.证.券.报
各版头条
pop up description lay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