贺宛男:新股发行审核必须从严

时间:2017年11月11日 10:24:54 中财网
  随着10月中旬以来,新一届发审委对拟上市企业审核从严,过会比例从之前的90%,大幅下降至目前的50%左右,有关新股发行制度如何进一步改革的讨论也多了起来,这本是一件好事。但有一种意见居然是,发审从严是开新股发行改革的倒车。

  这家由某报一位评论员撰写的“社论”,以“新股发行改革不能开倒车”为题,其基本观点是,最近新股“闯关”越来越难,主要出自非理性因素。因为“发审委员主要来自于监管机构,‘尺度’考量更多是监管角度”;“为了约束发审委员滥用权力,设租寻租,针对本届委员证监会提高了监管标准”,在委员“不敢腐、不能腐、不想腐”的同时,“也可能导致委员主动进行风险规避”。“对发审委员来说,否决无责任、过会有风险”等等。

  在由这位评论员撰写的“社论”看来,新股发行应该向注册制过渡。“理想中的注册制,应取消发审委,由交易所进行实质审核”。如今你证监会不但不放权,新成立的一届发审委大部分还由来自监管系统的人士组成,而且审核越来越严,这岂不是开新股发行的倒车。

  发行审核不该从严吗?A股市场真的应该尽快向注册制过渡吗?否!
  A股发审为何必须从严?最根本的原因是,这个市场几乎不存在退市机制,只要拿到一个代码,顷刻之间便是黄金万两!哪怕业绩再差、一再违法违规,那板子也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。君不见最近热议的“小燕子”夫妇,空口说白话、空手套白狼,居然欲吞下100亿市值的万家文化,搅得股价上下翻腾,最后大跌63.88%,投资人被“小燕子”一声大吼斩得鲜血淋漓,可所谓的处罚也就30万了事!那万家文化的前身万好万家,前前身庆丰股份,还不是因为审核不严,上市第二年就亏损近亿!之后戴帽、摘帽、又戴帽,如今又换了个新东家名“祥源文化”,问问这些接二连三的大当家,还不是一个个都赚翻了!
  反对从严审核、喊冤、说什么“对企业不公平”的,几乎都出自利益相关者之口。

  有投行人士叫苦:“如果不能成功过会,项目组拿不到一毛钱的收入”;有投行坦言“其实我们做投行的也是在赌”;“感觉手头的项目希望渺茫”,甚至有的项目组还在“考虑解散”。

  是啊,保荐人曾经是金领中的金领,年薪几百万、上千万都有。拿得多可以,高薪得出高质量的产品,既然觉得“希望渺茫”,甚至是在“赌”,为什么不主动撤退,职业道德都到哪里去了?
  就拿最近被否决的国金黄金来说,投行最担心的就是质疑公司毛利率过高,大呼“这一点是致命的”!
  国金黄金是一家做“贵金属文化艺术品销售”的企业,其招股书自称中小板上市公司金一文化是他的竞争对手,2014-2017年中报,国金黄金的毛利率分别为:28.51%、32.89%、45.9%和50.15%;而人家金一文化分别仅为:7.2%、10.92%、13%和11.64%;还有同行业的上市公司明牌珠宝萃华珠宝也都在10%上下。同行毛利差距竟如此之大,发审委难道不该质疑?如此质疑一下发行人和保荐人居然答不上来,这就算“很严格”了?
  原来原因就在于,因为毛利率高于同行而被拒之门外,在被“毙”的项目中已经屡见不鲜。发审委这次可算是抓到了一些虚报利润者的痛楚了,为什么上市前三年打扮的漂漂亮亮,上市后很快变脸?毛利率远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,就是一杆很好的标尺。

  最后,笔者顺便提一句,大呼发审从严就是开倒车的这位评论员,一贯主张“资本市场最大的功能是融资,一旦融资功能受到制约,资本市场的意义自然大减。”笔者想说的是,投资才是资本市场的最大功能,保护投资人尤其是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才是重中之重。相信中小投资者是欢迎发审委从严把关,坚决反对带病上市的!
  .金.融.投.资.报
各版头条
pop up description layer